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儿童文学 > 文章
亲情所不能承受的理智
2019-09-23 / 来源:本站

亲情所不能承受的理智

  同事z昨晚8点多发出的轻松筹公告到今天早上共筹了4千多元.有很多同事用微信发红包给我,我再到轻松筹里转捐给Z。 其实是太慌乱了,当时选择发红包的方式更方便Z取出现金来。

  一直到早上我才细看Z在轻松筹中发的图片资料,看到病历中有一句:向患者家属反复解释病情,家属表示知情理解,要求继续抢救治疗。 我立马驱车前往医院。

  Z的双眼泛红,依旧提着业务包。

头发似乎比昨天他哥哥出事前更长了,快要遮住眼睛和耳朵了。

他说医生说了哥哥的希望是0。 他说已经找到了买白蛋白较便宜的医药公司。

他说昨天晕过去了,所以这会让他回去住处了。

他说姐姐还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,一家人都在等着哥哥醒来。

每天在ICU治疗的费用过万。

只为了奇迹发生。

  我随他进入重症监护病房时,没有想到是可以随意进入的。

冷气吹到脚觉得有点冷。

z的哥哥在2个月前陪Z来找我面试时,此时只能用音容笑貌来形容了,27岁的他笑容满面,能说会道,我当时还在想如果是他来我们公司做业务肯定比他弟弟强多了。 而这会,我们穿过医生的办公室进入他的病床前,看到他的嘴巴微微张开,含着管子,鼻子也插着管子。

他的旁边那台机器应该就是呼吸机吧。

来的路上我还在想和他说什么好,可看到他就像睡得很沉很沉的样子,他的身体上半身随着呼吸一起一浮。 我就静静离开病房了。

  z和姐姐都是20出头,也都是六神无主,我便单独找主治医生了解了情况。 医生说:中医诊断是猝死。 现在只是靠呼吸机吊着条命。

不要弄到人财两空。 我更加确定z已经失去了他哥哥了。 继续维持下去,只会让费用加重。 而平时Z因为没有钱连吃午饭都舍不得吃啊。

  Z约我到外面,问我他哥哥如果死在医院是否会多些费用。

他终于开始把注意力从抢救哥哥转移到了准备哥哥的后事上来了。

我与他进行了理性的沟通后,决定了先把她妈妈送回住处。 然后去拿白蛋白。 我开车途中,他和姐姐打了很多电话与家中长辈商量如何安葬。

她的姐姐不时失身痛哭。   我离开医院后,听朋友的建议,转告Z可否买呼吸机送哥哥在家维持生命,等待结果。

他马上就否定了,他告诉我医院打了证明,轻松筹又可以筹捐款了。 以及他的哥哥的岳母也来了,他想请她出些钱。   ……  我知道Z一进医院,一到了他哥哥身边,他就忘记在医院外头做的决定了。 他看着会呼吸的哥哥,要继续等待奇迹的发生。 他期盼父母情绪安定下来。

他想尽所有的办法让钱够用。   我突然想到我的母亲去世那年,在丧事的最后,与老家的法师谈到我老家是否要搬迁。 因为父母都是意外过世,有些乡亲说我家的风水不好,最好另找地方重建。 那个法师说:家家都要死人,有些人见你家里出了不幸就说风水不好,何必劳命伤财呢当时我们姐弟工资微薄,此番话也算是让我们豁然了。   如今我对Z也像当年的法师一样,劝他们接受事实,不要再花无畏的钱财。

可我却没有想到,那时我的母亲已入土为安。 而Z的哥哥还在医院病房里,还有呼吸呢!如果是我的哥哥,我理智得起来吗如果是我的哥哥,我一定也会相信有奇迹发生!  是无法承受永生不见的理智的。

Z选择带哥哥回家就相当于亲手掐断了他哥哥的呼吸!他做不到,也不会如此做,他情愿自己伤痕累累,仰天大哭。

  ……  愿医院的夜晚不要太长。 合不上眼的亲人还想多看病人两眼。